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roquis,新手必看

“师父,你好好洗个热水澡,我出去买个东西。

  ”马强说完,轻轻的关上了浴室的门。

  马连安摸索着,打开了淋雨的开关。

  还没有洗上多久,他听到身后浴室的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因为自己眼睛看不见的缘故,他对声音非常敏感。

  难道是马强回来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只感觉到背后一阵柔软,自己的身体被一双纤纤玉手给轻轻的抱住了。

  他全身一颤,感到一阵酥麻。

  这时,他感到自己的耳边被呼了一口气,随后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老公,我们一起洗吧。

  ”那声音及其妩媚,充满了诱惑,马连安一下子有了反应。

  凑巧的是,身后的女人此时也将一只手慢慢移了下去。

  突然,她尖叫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感受到了尺寸间的差异,她知道自己认错了人。

  而受到惊吓的马连安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头重重的磕在了旁边的墙上。

  一阵模糊之后,他隐约听到女人在呼喊着自己。

  他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瞳孔一阵收缩,光线透了进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马连安惊住了,自己居然重见光明了!他不禁多看了几眼。

  淋浴被关上了,雾气已经渐渐散去,眼前的女人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身体,曼妙的身躯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惹火。

  女人慢慢俯下身子,马连安此时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容貌。

  在素颜下她的皮肤吹弹可破,脸上毫无瑕疵,弯弯的细眉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地眨着,长长的睫毛带着还未滴落的水珠,显得楚楚动人。

  鼻子小巧却很挺拔,一双薄唇微微蠕动着,脸颊两侧泛起了一阵微红。

  “师父,你没事吧?”听到这话,马连安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徒媳妇秦萌萌。

  马强这个家伙,竟然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

  想到自己为了培养这个徒弟,打了一辈子光棍,马连安虽嘴上不说什么,但这些年吃的苦谁又能懂。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虽然恢复了视力,但他们并不知道。

  不如趁此机会……“萌萌吗,真不好意思,我看不见能麻烦你扶我一下么?”秦萌萌犹豫了一下,视线不受控制的向下瞄去。

  这也太厉害了吧,完全看不(大炕上性经历)出是已经五十岁的人了。

  她感叹着,然后摇了摇头。

  这是自己老公的师父,一个眼睛不方便的盲人,自己怎么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不再遮挡自己的身体,立马走上前将马连安扶了起来。

  距离一下子拉近,马连安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她微微弯曲的身体勾勒出了一个唯美的曲线,纤细的腰肢上方微微颤动,一片粉嫩。

  马连安再也无法忍受,一头栽了进去。

  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抱歉,我没站稳。

  ”马连安不舍的抬起头,此时在他身下的秦萌萌娇喘连连,脸上泛起了一阵潮红。

  她双腿并拢,扭动着,眼神变得飘忽不定起来。

  马连安心中大喜。

  看来这个女人也来了感觉……“没……没事,师父。

  ”秦萌萌感到脸上一阵燥热,想要从地上爬起。

  马连安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假装摸索着周围,右手一下子盖了上去。

  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飘飘欲仙,不禁轻轻的捏了一下。

  “啊!”秦萌萌叫出了声,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马连安将手放开,摸着头笑了笑。

  “抱歉抱歉,我想着自己爬起来。

  ”“没事,师父,我来扶你。

  ”秦萌萌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想要尽力表现的正常一些。

  但殊不知她这失态的样子被马连安看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敏感,看来平时强子并没有能够满足她啊。

  马连安用余光欣赏着秦萌萌的一举一动,感到一阵燥热。

  他恨不得现在让她享受一下真正的快感。

  但他忍住了,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萌萌站起身,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俯下身体拉住了马连安的手臂。

  她感受到马连安臂膀上结实的肌肉,和自己老公那身肥肉不同,这是真正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肉体。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触碰更多,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收起了手。

  马连安见状,露出了一个微笑。

  既然这么想要摸我的身体,就让你名正言顺的摸个够。

  “萌萌啊,我刚刚洗到一半,但是背后我够不着,你能把我洗一下么?”听到这话,秦萌萌心动了一下。

  师父本来就不方便,作为徒媳妇,帮他擦个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带着私心,秦萌萌答应了。

  她举起手上的毛巾,慢慢的擦拭着马连安宽阔的背部。

  她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从医院出来,我带着苏茜回家了,在路过公司的时候,我问苏茜要不要进去看看,但是被拒绝了。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很快又得去接张建国。

  “嫂子,你先回去把,我去吧张总接过来。

  ”拿着苏茜的东西,我给苏茜打开车门,就让她回去了。

  临走前,苏茜叫了我一声,我一回头,忽然感觉嘴唇上传来一阵温热。

  软软的,薄薄的感觉,香香甜甜,只是一下就让我沉迷其中……就在我回味这一吻的时候,苏茜已经进了家门。

  “强子,早点回来,我……我等你。

  ”说着苏茜的脸(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越来越红,到最后说等我的时候已经细若蚊呐。

  我嘿嘿一笑,开上车就直接往镇上赶去。

  这一下午可帮我给熬坏了,我恨不得赶紧天黑,然后跟苏茜那啥。

  可是刚下班,我就看到张建国意气风发的朝我走过来。

  “强子,先回家接上你嫂子,等会去城里一趟。

  ”说着,张建国就已经上车。

  我心里狐疑,但还是点头。

  本来苏茜回到家后就打扮的很漂亮,似乎是在等待我回去一样。

  可当她听到要去城里时,先是一愣,旋即兴奋起来。

  不过她眼底的一抹失望却是我这个有心人轻易就能察觉到的。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手机铃声……是张建国的手机响了。

  我看他接通电话时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是在想不明白他今天为什么突然会这么反常。

  只是这些不是我能过问的,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行。

  可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我是张建国的心腹之人,只有真正了解内情的人才会知道我只不过是张建国养的一条狗而已。

  想当初我是为什么跟张建国,这些他可能还不清楚。

  接完电话,张建国就开始催促苏茜:“媳妇,你收拾好了没?快点啊,王老板他们已经出发了。

  ”我看到张建国脸上有一些不耐烦,看来这个王老板对他很重要。

  我是知道这个王老板的,在南城做房地产生意,跟张建国合作密切,但我从来没看到过张建国对王老板这么热情过。

  “好啦,我知道啦,这就来。

  ”说着,苏茜从卧室出来。

  这时苏茜已经换上了一件比较保守的衣服,把她胸前白花花的地方遮的严严实实的。

  我不知道苏茜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她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强子,开车,今天去开那辆大奔。

  ”张建国过去挽住苏茜的手,对我说。

  我应了一声,就去开车了。

  等到了城里时,张建国让我开车去名豪KTV。

  名豪KTV是我们县城里最豪华,最上档次的一家KTV了。

  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县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当然价格也随之高涨起来。

  在这里消费,动辄就是上万元,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

  不过在有钱人眼里,消费几万块并不在乎,相反他们还很喜欢这种一掷千金的感觉。

  而且这里能吸引那么多有钱人来,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名豪KTV你只要有钱,还可以享受到那种服务,之余能不能出台过夜,那就看你的腰包够不够鼓了。

  我刚把车开到名豪,顿时有两个服务员一样的人迎了上来。

  “张总,王总让我们在这等您跟夫人。

  ”那个服务生上来看都不看我一眼,打开车门就对张建国说。

  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谈不上厌恶跟反感,但这种总不被人放在眼中的感觉很难受。

  这种感觉是我在张建国手下给他当司机后才产生的,想以前我在服役的时候,也算是其中的娇楚。

  可我还是犯了错误,才从中退役回来。

  “好,给我把车停好,强子我们走。

  ”张建国从车里出来,很绅士的挽起苏茜的藕臂。

  我也从车里出来,把车钥匙扔给那个服务员,我跟在张建国身后。

  看着挽着苏茜手臂的张建国,我不由得心生嫉妒。

  为什么不能是我挽着苏茜的手臂?不过苏茜的反应却是让我挺欣慰的,她虽然被张建国挽着胳膊,可她脸上没有丝毫幸福的感觉。

  “张总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现在好了,有人支持大局了,看来我们的大事马上就能成了。

  ”刚进大厅,忽然就传来一道油腻的声音。

  我顺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是男人正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

  看到那个人,苏茜脸上不是很好看,但是张建国却很激动。

  “王总,想死你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先去吃饭吧,等吃完饭再回来谈合作?”张建国笑着对王胖子说。

  “既然张总有安排,那就按你的安排好了,不过这嫂子是越来越漂亮了啊,张总福气不浅啊。

  ”王胖子色眯眯的扫视了一番苏茜,说道。

  看着这死胖子的眼神,我恨不得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喂狗。

  只是我知道我现在肯定不能着急,我要是着急,且不说能不能伤到王胖子,单单是他身后的那两个人都不好对付。

  苏茜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张建国,就对我说:“陈强,先送我去酒店,今晚我就跟李霞吃饭了。

  ”她这句话看上去好像是再给我说话,其实是在给张建国说。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建国,只见张建国面露不悦,不过王胖子这时候看上去好像一个好人一样,劝说了两句,张建国才让我去送苏茜。

  从名豪KTV出来,苏茜长舒了一口气。

  “强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来,为什么要让你去送我吗?”苏茜脸上带着哭腔,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近日,杭州一对30岁的年轻小夫妻到杭州上城法院要求离婚,当时2人还有说有笑,女子还撒着娇。

  据了解,2人是2012年结婚的,2人都长得不错。

  目前还没有孩子和房产。

  男子到法院起诉离婚,给出了女子出轨的证据,这些证据是女子与其他3个男人的聊天记录和照片。

  男子说,其实自己也不想离婚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本来也不想说什么,还想好好过下去,只想女子做个解释,但是女子就是不解释,之后发现自己也管不住女子了,就起诉离婚了。

   不过女子却说,自己天天在夜店,出轨的人都是比自己小的小鲜肉,她其实是很保守的人,没有同一时间爱上2个人,只是自己喜欢上谁就会去喜欢,即使结婚了,也没有被这些束缚,有时候都忘记自己结婚了。

  当时是家里人催着结婚,正好他追自己,(我的男友一千岁)就所幸结婚了,现在已经不爱他了。

  就大大方方的离婚。

  起初,男子拿出证据,还想让女子赔偿5万元的,之后女子说当时结婚装修的时候,自己家里买了一些家电,自己也不想搬了,就折旧5万元给她吧,男子想想也同意了。

  婚姻的船说翻就翻了,还力挽狂澜个啥。

  不过这样的姑娘,也三十岁的人了,还能说什么,只怪她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0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53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284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13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57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89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66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4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