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すみれ 美香,新手必看

话罢,周思佳就躺在了座椅上,然后对着张东说:“大哥,帮我,帮我!”“好,既然思佳那么想,大哥就来帮帮你!”弟妹居然渴望到这种模样,张东浑身的血液沸腾了,抓住周思佳修长的玉腿,学着岛国片电影上,准备发起进攻……“大哥,快,快!像强子一样对我!”周思佳看着冲了过来,内心的渴望达到了最大,这一刻,什么妇道什么道德都忘了。

  她只需要张东!紧接着,她眼神之中透露出一阵阵的渴求。

  见状,张东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冲动,对着周思佳大吼的说道:“思佳,我今天就要了你。

  ”弟妹稍微低吟了一声,像似答应了。

  张东哪里还犹豫,立马就要行动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思佳,思佳,你在哪里啊。

  ”听到这个声音,张东立刻吓了一跳,原本高涨的兴趣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张东母亲刘翠兰,听到刘翠兰的声音,周思佳也吓了一跳,瞬间从张东身上站了起来,整个脸色都吓得惨白。

  张东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事情要是被他妈发现的话,一切都完了。

  张东心里也稍微感到有点憋屈,差点都那个到弟妹了,竟然被自己的妈给搞黄了。

  周思佳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满脸惊慌的看着张东。

  张东赶紧的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对着周思佳做了一个禁声动作,周思佳看到张东的动作,原本惊慌的表情,也慢慢的安静下来。

  张东悄悄的让她赶紧回刘翠兰的话,周思佳也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这时,刘翠兰正好又叫了一声,周思佳立刻回道:“妈,我在洗澡呢。

  ”“大白天洗什么澡,怎么不见张东啊,你知道你大哥去哪里了吗?”刘翠兰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张东,忍不住焦急的大声喊道。

  “我没注意他啊,妈,可能大哥出去透气去了,我这就出去找大哥去。

  ”周思佳小心翼翼说道。

  刘翠兰一听不高兴了,急道:“你这孩子,你不知道你大哥现在身体不好啊,还不看着她,我先去找他,你赶紧出来,跟我去找他。

  ”“好的,妈你(大炕上性经历)等我一下,我这就来!”周思佳说着,就赶忙慌张的穿衣服,而张东也赶紧把衣服给套上,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他心里不由一阵可惜。

  但是刘翠兰就在门外,自己怎么也不敢有半点动作,看着周思佳诱人的身材,恐怕今后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心里不由一阵难受,盯着周思佳的身子发呆,眼看着她穿好衣服就要走了,可就在这时候,周思佳忽然趴在张东耳朵旁,对着张东小声道:“大哥,等我两天。

  ”张东稍微一愣,顿时一阵狂喜,万万没想到,弟妹竟然还愿意和自己做那事,他顿时激动的赶紧点了点头。

  周思佳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等弟妹走了之后,张东又在浴室里面待了一会,一是怕被刘翠兰发现,同样也是为了能感受弟妹残留下来的香气。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周思佳和爸妈才回来,但他们在外面根本没找到张东,所以回来的时候,张东爸妈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但很快,他们就看见,张东原来在屋里,赶紧惊喜的问张东干什么去了,怎么一下午都没见人在。

  张东自然不能告诉爸妈自己就一直在家里,便笑着说:“我刚才出去透气,然后就回来了啊,爸妈你们怎么了啊?”爸妈根本不相信,还仔细看了看,他们现在非常心疼这个儿子,因为年纪轻轻腿就断了,以后一辈子怎么办啊,所以一直就担心张东一时想不开了,看到张东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还让张东保证以后要老老实实在家里,不能在乱跑了。

  张东看着满脸关心的爸妈,心里也是一阵感动,笑着保证说以后不会随便出去了。

  看到大儿子这样保证,爸妈也就不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张东才把目光转向周思佳那边,只见周思佳的脸上稍带羞涩的看着自己,也不敢说话。

  快到半夜,张东躺在床上,不断回想着白天在浴室里面的事情,整个人都兴奋的睡不着觉,恨不得现在就偷偷就跑到周思佳的房间里面去。

  等到天亮,张东本想趁着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弟妹亲热,谁知道爸妈这两天都在家,根本不出去,这个时候他忽然明白了,周思佳为什么说两天后了。

  看来她早就知道爸妈这两天在家了,想不到弟妹竟然考虑的这么周全,张东不由满脑子都是以后和弟妹的幸福生活。

  好不容易,张东就这样熬过了两天。

  第三天一大早,张东就醒过来了,让张东兴奋的是他爸妈也早早起来了,今天他爸妈要上镇上买东西,所以要很晚才能回来,他们还专门嘱咐了下张东,让张东好好的照顾自己,张东自然满口答应。

  等他爸妈走后,他才发现周思佳今天竟然专门打扮了一下,比平时还好看,看的张东眼都要直了。

  看到周思佳这个样子,憋了两天的张东感觉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抱着周思佳,就要动手动脚了。

  张东本想在自己的屋里面和弟妹那样,可没想到周思佳竟然叫张东去她屋里面,说这样更刺激,这可把张东给乐坏了,想到在弟弟床上那个弟妹,他的心里就有种邪恶的快感!既然弟妹都这么放的开,张东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啊。

  很快,他们两个在弟弟的屋里面就抱着开始亲热了起来。

  

刘永才和刘大庆马上一起点头。

  孙奇胜不疾不徐的问道:“那他在桃花村的名声怎么样?”刘大庆恨恨的说道:“那小子简直坏透了。

  从小就顽劣,打架、斗殴、掀女人的裙子,摸女人的屁股,哪样坏事没干过。

  乡亲们恨不得把他赶出桃花村。

  ”孙奇胜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看着刘永才,“永才,你呢,你这间诊所的生意怎么样?”刘永才甚是得意的说道:“肯定很好了,这两年桃花村的村民都来我这里看病了。

  那小子的医务室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孙奇胜又盯着刘大庆道:“刘村长,医术比试的规则是你定的吧?”刘大庆点头道:“是的,还没有定好呢,想听听你的意见。

  ”孙奇胜轻笑道:“呵呵,这就好办了。

  永才,你不要担心,放心喝酒吧。

  ”刘永才惊喜的问道:“表叔,你有办法?”“刘村长,其实医术比试的胜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想让谁赢,谁就赢;想让谁输,谁就输。

  ”“哦?”刘大庆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孙奇胜,“孙院长,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

  孙奇胜神秘一笑,摇着头道:“在我看来,这次医术比试,医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试的规则,你们再仔细琢磨一下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答案就在里面。

  ”听了孙奇胜的话,刘大庆、刘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

  “小春哥,小春哥……”次日清早,滕小春被一阵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看到一脸稚气的小黑喘着气跑了进来。

  因为忙于修炼仙术,昨晚滕小春等到鸡叫了三遍时才睡,这时候还昏昏沉沉的。

  小黑心急如焚的说道:“小春哥,快……快去救我娘吧。

  ”“小黑,你娘怎么啦?”滕小春一咕噜坐了起来。

  “我娘病……病了,睡在床上起不来了。

  ”滕小春一听,奇怪的问道:“小黑,你娘病了,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小黑的娘叫刘娇娇,本村人,是刘永才的老弟刘永茂的媳妇。

  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生病了,自然该去找刘永才看病才是。

  小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勾着脑袋说:“我已经去过伯伯家了,我伯母说他到县城办事去了。

  我娘说了,要是找不到伯伯,就来找你。

  ”顿了顿,抬头看着滕小春道:“小春哥,你不会是生气了,不给我娘看病吧。

  ”“哪能呢?小黑,我们快走。

  ”滕小春跳下床来,顾不得擦把脸,背起医药箱就走。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

  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他的思想境界可没这么高。

  滕小春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迅速,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刘娇娇是桃花村的美人,长的真叫个迷人,天生丽质,身材丰润,脸蛋俊俏,特别是那双狐狸眼,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走路时更是一翘一翘的,迷死人不偿命。

  滕小春曾经几次偷袭过她,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而是舒服的想抓着不放,恨不得时时粘在上面。

  “小黑,你爹怎么让你来找我啊?”滕小春边走边问,这货在打探敌情呢。

  滕小春知道,刘永茂在镇里务工,隔三差五回家一次。

  要是正好碰到刘永茂在家,那还急个屁啊。

  “我爹昨晚没回来。

  ”小黑才十岁,哪知道滕小春龌蹉的用心,不知不觉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无耻之徒。

  “好,那我们再走快点。

  ”滕小春的心顿时燥热起来。

  原先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

  走进刘娇娇的睡房,滕小春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

  我曰!这娘们穿着一条短裤衩和背心,一对雪白的大腿,莲藕一般的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只是在腹部上随意的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睡姿撩.人啊!“娘,娘,你醒醒啊,小春哥给你看病来了。

  ”小黑站在床头,轻轻的摇了摇刘娇娇的手臂。

  刘娇娇睁开眼睛,看到滕小春痴呆的眼神时,脸蛋微微一红,咳嗽了几声,柔软无力的说道:“小春,你……你来了啊。

  ”滕小春回过神来,暗自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兄弟,耐着点性子吧。

  滕小春把医药箱放在一旁,然后在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娇娇婶,你哪里不舒服?”刘娇娇又咳了几声嗽,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小春,我头晕,全身没有力气,还咳嗽,不想吃饭……”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感觉不发烧,“娇娇婶,你可能是风寒感冒了,吃点药就没事了。

  ”“风寒感冒怎么还咳……”话没说完,刘娇娇又咳了几声。

  滕小春安慰她道:“偶尔有点咳嗽,这很正常,娇娇婶,不要太担心。

  ”刘娇娇红着脸道:“小春,你还是给婶子听一下肺部吧,我不太放心。

  ”听一下肺部?滕小春一愣,没想到刘娇娇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天地良心,在来的路上,滕小春幻想过趁看病的时候,看一看刘娇娇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绝没有想可以听她的肺部。

  这样的好事,滕小春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过,没想到今天就要梦想成真了!美梦来得太快,滕小春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尼玛的,平时摸一下这女人的屁gu,她到处追着我骂,今天却这么主动,这不科学啊!该不会是刘娇娇吃药了外加觊觎小爷的美色已久吧?可就算你是发浪吧,也没理由装病找我呀!桃花村长三条腿的男人多了去,我跟你无情无爱的,凭什么这样的好事就找上我了呢?蹊跷,有蹊跷,大有蹊跷!滕小春不漏声色的说道:“既然婶子这么说,我只好听你的了。

  婶子,你把身子转过去,我从后面帮你听一下肺部。

  ”刘娇娇瞟了他一眼,娇羞的说道:“婶子没力气动了,你就在我身前听吧。

  ”我曰!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赤果果的沟引我啊。

  滕小春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

  他是很想把听诊器放在刘娇娇肺的,但又有些担心。

  刘娇娇今天的表现,确实令他生疑。

  “小黑,有你小春哥在这儿,娘没事了,你出去玩吧。

  ”刘娇娇见滕小春迟迟不敢出手,还以为他顾虑到小黑,直接把儿子支走了。

  滕小春心中一凛,还把小黑支走了!到时候我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小春,愣着干嘛,快动手啊。

  ”见滕小春迟迟不敢下手,刘娇娇嗔了他一眼,忽然掀开毯子的一角。

  顿时,裹在外衣里面的一小片雪白呈现在了在滕小春眼里。

  滕小春顿时呆住了,呼吸为之一滞,拿着听诊器头的手在空中微微颤抖,却怎么也不敢贴上去。

  “小春,你怎么啦?”刘娇娇的脸蛋红得跟朵桃花,哪像是生病的人。

  滕小春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道:“娇娇婶,你是知道的,我医术不行,你还是找永才叔给你看病吧。

  ”滕小春说完,站想起来开溜。

  此地太危险,不可久留。

  刘娇娇一把抓住滕小春的手臂,用尽全力将他往自己一侧的方向拉。

  滕小春根本就没防备刘娇娇会这么干,顿时想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刘娇娇给推开。

  而这时,刘娇娇用力扣住了滕小春的腰,大声喊道:“非礼呀,非礼呀,快来人呐!”声音响亮,根本不像刚才那样柔软无力。

  滕小春还没完全明白过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在门外响起,刘永才、刘大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来。

  刘大庆一个箭步,快速冲到滕小春背后,非但不急于把滕小春从刘娇娇身上拉起来,还双手死死的摁住滕小春的屁股上。

  滕小春愣了一下,心想这个没用的死太监,难道有助纣为虐的倾向?“咔!咔!咔……”听到一声声类似快门按动的声音,滕小春猛然回头,刘永才站在门边,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方向,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的邪笑。

  我曰,刘永才在偷拍!“OK!”刘永才喊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

  紧接着,刘大庆也松开了摁在滕小春屁股上的双手,邪笑道:“小痞子,这回看你还怎么跟我们斗。

  ”“呜呜呜……”刘娇娇忽然痛哭起来,小手一下下捶打着滕小春的胸膛,“这个小痞子,他非礼我,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时候,滕小春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切原来是一场针对自己阴谋!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要我把医务室拱手相让吗?呸!做你们的春秋美梦去吧!无端被人往头上扣屎盆子,说不恼才怪,但木已成舟,懊悔还有什么用。

  滕小春本就是个无赖,小痞子,他干脆趴在刘娇娇的身上不起来了,趁其不备,双手对着刘娇娇的小腿,狠狠的拧了两下。

  “哎哟!”刘娇娇吃痛,连哭都忘了,瞪着滕小春骂道:“你这小痞子,还敢来真的!”“娇娇婶,你不是说我非礼你吗?我现在就好好的非礼你。

  ”滕小春坏笑着,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哎哟,非礼啊!非礼啊……”这次,刘娇娇叫得比先前要痛苦得多了。

  刘大庆、刘永才是真的没有想到了,滕小春这货竟敢当着他们的面非礼刘娇娇。

  “小畜生!看你干的好事!”刘大庆怒道,从身后抓住了滕小春的衣领,想要把他给提起来。

  滕小春恼恨刘大庆的为人,毫不留情的飞起一记螳螂腿,狠狠地踢在刘大庆的小腿上。

  刘大庆哀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身躯碰到墙壁上,跌落到地上。

  刘永才见状,连忙拿起门框边的一根扁担,朝着滕小春的背心就是一记闷棍。

  滕小春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呼”声,不要命似的连续几个滚动,闪到了一边。

  “啊–”杀猪声顿时响起。

  刘永才那记闷棍打在了刘娇娇的腹部,痛得她立即弓起了身躯,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

  这时,听到(爱女狂欢)刘娇娇呼喊声的邻居们已经冲到了屋里,很快就挤满了整个屋子。

  滕小春从床上站起来,指着刘永才道:“各位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打伤娇娇婶的可不是我,你们要给我作证哦。

  ”刘永才手里握着扁担的一头,另一头还落在刘娇娇露在外面的腹部上,一条乌青色的伤痕触目惊心。

  “哐当!”刘永才这才想起松开扁担,但一切已经晚了,乡亲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铁证如山,刘永才百口难辩,“我……我……”刘娇娇的父亲刘长松拉着外甥小黑,从人群外面急匆匆的挤了进来,看到女儿身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心痛得差点要晕了过去,怒吼道:“这是谁下的狠手!”众人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刘永才。

  刘长松虎目瞪着刘永才,“你干的?”看到刘长松吃人的模样,刘永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嘴唇抖动着,惊慌失措的说道:“是……是我,不……不是……是我……”“你他娘的个币,敢对我女儿下这么毒的手!”刘长松看准刘永才的鼻子,就是一记直拳过去,也不管亲戚不亲戚了。

  别看刘长松年近六十,年轻时可是一把打猎的好手,劲足得很。

  

老刘还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个人影快速走了过来,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手机:“萌萌,怕什么?刘教练那个老东西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帮你,毕竟我们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绝对可以让你瞬间喷出尿液的。

  ”等到来人走到车前,老刘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而且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这座驾校最有名气的一个富二代。

  这小子名叫马东,现在大半夜的,本以为没有人会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跟到了这里。

  老刘想着正准备出去教训一顿马东,可是刚刚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

  马东虽然是个小年轻,可却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儿。

  他是驾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显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说是来这里练车,起身是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喜欢给各个教练找事儿,而且一个月换三个教练是常有的事儿。

  马东老早就已经注意到了韩萌萌,可是韩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让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有说有笑,让马东恨不得弄死老刘。

  马东对韩萌萌非常喜欢,但韩萌萌练车时一直都是一脸的高冷,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却对老刘这个糟老头子爱慕有加,甚至还动手动脚的,这让马东更是不舒服。

  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马东勾引到了一个小姑娘,而且和韩萌萌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

  本来他想要和小姑娘约会,但是去学校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刘开车来接韩萌萌,而且那时候的韩萌萌竟然穿着连衣裙,让马东非常的兴奋。

  可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上车离开,马东就非常不爽了。

  他妈的,这个骚货,科二没考完大半夜就穿的这么奔放,难道是想要和教练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体交易?他妈的,你让教练干,还不如让我这个年轻力壮而且有钱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顿呢!一想到这里,马东就控制不住的跟了过来,他想要好好看看,韩萌萌是主动勾搭的老刘,还是老刘勾搭的韩萌萌。

  反正不管是谁勾引谁,只要有了证据,他就威胁韩萌萌,将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马东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练车,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坛子一样不舒服。

  本以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经干到一块儿了,可是没想到老刘却突然下车朝厕所跑去,然后跟着就看到了韩萌萌在车里面将裙子撩了起来,而且还用档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艳画面。

  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把持不住,马东也是一样,直接就瞠目结舌,裤裆肿胀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冲进车里面将韩萌萌扒的一丝不挂,然后将自己比档把还要厉害的硬梆插入她的身体,让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这个地方,马东就(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机,想先拍几张韩萌萌放荡的照片,然后用照片来要挟韩萌萌陪自己睡觉。

  可谁知道这手机竟然忘记关闪光灯,直接就被人给发现了。

  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马东,韩萌萌知道刚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画面已经被马东拍摄了下来,当下脸蛋羞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韩萌萌冷声的时候,马东将车门打开,坐在副驾驶一脸淫荡笑道:“萌萌,这档把多没劲儿,要不要我帮你舒服舒服?”看着马东坐在身边,韩萌萌紧张无比。

  马东的欲望大门早就已经打开,此刻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急忙伸手抓住了韩萌萌的颤抖小手,瞥了眼档把上残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档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这根有血有肉又温暖的东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现在就在车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韩萌萌警惕无比的朝后缩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难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开!”马东已经抓住了韩萌萌的手,就没有想要松开,淫荡笑道:“萌萌,这大半夜的,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自己解决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满足满足你啊。

  ”韩萌萌一听,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要大声喊人了!”马东闻言阴森森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问道:“你想要喊人?现在黑灯瞎火的有谁?难道是让老刘那个老不死的把你从我手中救走?”说完,也不等韩萌萌回过神来,马东伸手探了过去,作势就准备把韩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韩萌萌被吓得差点喊叫出来,她今天出门着急,并没有穿内裤。

  如果真的被马东直接脱了衣服,那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这样……”眼瞅着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来,韩萌萌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两片因为惊吓而苍白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马东猥琐的看了眼韩萌萌的裙子下面,吃惊的发现这骚娘儿们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裤裆坚硬无比,口中却骂了起来:“他妈的,还以为你是个清纯的大学生,没想到竟然是个搔货,大半夜跟一个老不死的在这里黑灯瞎火瞎鬼混,还他妈没有穿内裤,便宜了那个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刘车车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个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气。

  马东根本就不知道韩萌萌还是个处子,而老刘早就看出来韩萌萌未经人事,这种紧致的小处女必须要自己开苞,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小子。

  想着,老刘诡异笑了一声,阴着脸悄悄摸摸的走了过去。

  二十年前的老刘能将混混打的过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饭,在里面能坚持过来,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拳头撑过来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手段更是无比的残忍。

  马东只想着干了韩萌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袭来。

  就在他抓住韩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准备摸到裙子下使劲儿扣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一个闷哼就趴在座椅上。

  韩萌萌见老刘站在车窗外面,这才反应过来,是老刘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将马东给打晕过去了。

  见危险已经解除,韩萌萌直接就哭了出来:“刘教练,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稍微来迟一点,我就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说着,韩萌萌直接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老刘叹了口气,随意瞥了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马东一眼,沉声说道:“我当时哪儿来的混当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马东,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韩萌萌红着脸说:“刘教练,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还想要糟蹋我。

  也幸亏刘教练赶了过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的……”老刘见韩萌萌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爱慕,心里面瞬间激动起来,再次低头瞥了眼马东,心中冷笑连连:“马东啊马东,也真亏你来了,让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以后可得长点心,别便宜了别人,惨了自己!”他寻思完说:“萌萌,别紧张,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韩萌萌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动不动的马东不安问:“刘教练,他会不会死掉了?”老刘摇头:“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错,他是不会死掉的。

  ”也不等韩萌萌吭声,老刘就把马东从车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韩萌萌急忙从车上下来,从马东手中拿走手机,面色绯红说:“刘教练,你先等等,刚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删掉,不然等他醒来,我就惨了……”老刘应了一声,等韩萌萌处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送韩萌萌回去之后,老刘顿时空虚寂寞起来。

  买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间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教练,你在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帮我。

  ”这缕声音无不有人,听得老刘心痒痒。

  她急忙将门打开,可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要让老刘干了自己的房东宁姐。

  一看是宁姐,老刘瞬间就拉了张脸,不爽问道:“房东,你别急,等工资发了我就给你房租,现在都大半夜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块儿会被别人误会,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宁姐咯咯一笑:“说的这么见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话没说完,宁姐就大步走了进来,而且还一个劲儿的瞄着老刘的裤裆。

  老刘知道宁姐的想法,却装傻充愣问:“你想干什么?”宁姐一脸无奈说:“我手机坏了,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手机,搞得我好像做贼的一样。

  ”宁姐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是一看上面的内容,老刘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手机屏幕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忘情的结合在一起。

  老刘瞬间浴血沸腾,直勾勾盯着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疯狂抽动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宁姐见状,用身子蹭了蹭老刘:“刘教练,我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这种东西?”“我不知道……”老刘回过神,急忙后退,却一个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着就要摔倒,老刘本能伸手抓住宁姐,可是宁姐根本就没有办法拉扯住老刘,一个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压在老刘身上。

  “刘哥,我还难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宁姐一边说一遍拿出一颗药丸就塞到老刘口中。

  老刘本能咽了下去,紧张问:“这是什么药?”“万艾可啊。

  ”宁姐魅惑笑了一声。

  “你……”老刘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宁姐,可是酒劲儿上来,根本使不出太多厉害。

  老刘绝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饭,等出狱之后,自己没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门了。

  没一会儿,万艾可药劲儿发作,老刘只感觉浑身燥热,而且裤裆处的钢枪也越来越坚硬……“赵哥,你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可没有开过我这辆车吧?我可很久没有被人发动过了,保证动力十足,润滑也非常不错,让你开了之后还想开呢!”宁姐妩媚说完,双目含情,直接将老刘的衣服扯了下去……宁姐身材虽然已经有点走样,但手上力气实在不小,就连撕衣服也这么顺手有力。

  她撕掉老刘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制在了老刘身上,身体一拱一拱地蹭着老刘,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刘心里憋屈又无奈,只能像良家妇女反抗暴力一样,徒劳的挣扎……这时候,老刘身上酒劲药劲一起上来,身体又软又烫,唯独那里坚硬如铁。

  宁姐骑着老刘扭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了,三两下便把老刘的裤子脱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随后,宁姐一脸贪婪的看着那儿,自己便撩开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

  四十来岁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简直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刘把自己填满,然后自己把老刘榨干!眼看着宁姐丰腴的臀部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老刘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嘴上却恳求道:“老妹儿,你别这样啊……强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刘只好来软的。

  “甜不甜的没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宁姐一边说,一边丝毫不肯放松对老刘的进攻,眼看着就找到位置要坐上来。

  天啊!救救我!老刘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身体虽然火热,而心底却一片荒凉。

  也不能怪宁姐**熏心,她自从离婚以后已经空旷了好些年,正处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安慰,日子难过啊!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

  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18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585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620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108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548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681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202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