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asaros,新手必看

“这么长啊?难看死了!不过如果能让他像上次喷出来的话,他应该就能醒过来吧?”少女心里暗暗想着,手上的触摸不觉慢慢加了些力道。

  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装死的赵本严心中正琢磨着,孟晓华这傻丫头会用什么办法刺激他的时候,却感觉到女孩已经解开的他的裤子掏出了他传宗接代的宝贝,正用小手来回不断地触碰着。

  小兽医偷偷把眼睛眯了一条缝望出去,发现孟晓华正蹲在他的腿边,窈窕的背影对着他,短短的牛仔裙根本遮不住她修长的小腿和饱满的大腿以及上面若隐若现的一部分粉臀。

  而更香艳的是女孩的手里正把玩着他那里,如何能让他不兴奋不激动。

  于是很快孟晓华就愕然地发现手中的东西正在迅速地长大,而且感觉到更加火热,甚至能感到上面静脉地静静跳动。

  “这样应该很快就能喷了吧?”孟晓华暗暗告诉着自己,手上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这种美妙的感觉,让小兽医舒服地想叫出声,但他也很清楚一旦叫出声来,就无福继续享受这种体验了,于是紧闭住嘴巴一声不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孟晓华的两只小手正来回不停地更换着,但是直到这两只手都已经又酸又痛了,手里的家伙还是丝毫没有要缴械投降的趋势,依然用它那只独眼盯着少女看,似乎是在嘲笑她?“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这么个家伙!”孟晓华心中也有些动怒,看起来只用手是不行了,虽然孟晓华还是个正经的黄花大闺女,但是她在大学里还是和室友那一群女孩们在寝室里偷偷地看过一些爱情动作片。

  “看来只能用嘴了!”少女打定了注意,挽了挽鬓角上垂下来的头发,小腿一倒直接撅起蛮腰跪倒在小兽医的腰部,把脸贴了过去……….赵本严正闭眼享受着来自下面的女孩手指间的舒服摩挲,突然发觉孟晓华似乎不再动作。

  “难道她已经放弃了?”正当小兽医准备开口说话结束这场恶作剧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那里似乎又到了一个全新的温热湿润紧致的空间里。

  “嘶…….”这种全新的体验让赵本严舒服得在心里猛吸着冷气,甚至后腰一麻就想那个,不过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他拼命地告诉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两只手死死抓住地面上的松针。

  孟晓华从开始的生硬已经逐渐变得熟练的品尝了。

  被强烈刺激的小兽医不断绷紧自己的身体,他感到自己身体的那部分已经快要不停他大脑的指挥了,虽然大脑不停命令自己的兄弟一定要挺住挺住,但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沸腾的情绪了。

  赵本严为了分散注意力,再次悄悄睁开眼睛。

  这一看更是差点让他走火入魔,原来孟晓华圆圆的丰满正高高撅起近在咫尺地对着他。

  深蓝色牛仔短裙里的粉色小内内,看了个清清楚楚,甚至内裤面料上被少女神秘地带撑起的美妙形状也看得是纤毫毕现,赵本严感到一阵眩晕了,甚至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是否出血。

  不过此时的孟晓华可不知道,装死的小兽医正在偷窥自己,大概是时间太久了,女孩心中又开始了焦躁,但又不想半途而废,于是加快了头部上下摆动的速度。

  本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赵本严哪能扛得住女孩的这一套连环重击啊,没超过三十秒,孟晓华就听到身后赵本严发出“啊”的一声大叫。

  赵本严这一释放,让孟晓华都呛着了。

  “咳咳咳……呛死我了!你这混蛋!”孟晓华不顾风度叫骂着,转过头却发现满脸潮红的赵本严不知道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你…..又骗我!”孟晓华出离愤怒地举起拳头砸向戏弄自己的小兽医。

  “晓华,我错了!我错了…..”赵本严一边告饶着,一边提着裤子向山下跑去。

  一男一女的追打声笑骂在崎岖的山路间传荡着,渐渐远去………回到村中,一早上就跑出来的孟晓华直接回了家,而占尽了便宜的小兽医则向着自己像狗窝似的兽医站走了回去。

  不过走到离家没多远,却见有两个人站在他的赵家兽医站附近的大树下拉拉扯扯的,不停地撕打着。

  “谁啊?”赵本严心头奇怪,脚下加紧几步走近一看,却见一个长得肉乎乎的白胖子正抱着一个小女孩在那里连亲再啃的。

  那女孩极力挣扎不过显然没有那胖子力气大,一件绣花的纱制衬衫已经被那双肥手撕扯得纽扣脱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背心。

  “这个王八蛋!”赵本严暗骂了一句,这胖子小兽医认识,是村长孟大庆的宝贝儿子孟广禄,天生就有智力残疾。

  而他撕扯的女孩正是这两天总见面的徐叔女儿徐小果。

  “果果,果果…..我的好果果,你让我摸摸你,亲亲你吧?我爹说了,把你说给我当媳妇了已经,你就解开衣服让我亲一亲吧?我从来都没亲过女人啊啊…..”孟广禄口水流的老长,痴痴傻傻地说着。

  “你放开我,放开……救命啊…….”徐小果用力地想摆脱这个白痴的猥亵,可是力气实在太小,眼见那只肥手已经开始伸向少女的鼓鼓囊囊的背心前襟,女孩的眼里已经满是噙满了泪花。

  ……“住手!”赵本严大声断喝了一声,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到孟广禄的肥肥的屁股蛋子上,从小就有武术根基的赵本严这一脚显然不轻。

  孟广禄二百多斤的体重居然被他一脚踹得“噔噔……..”一溜小跑地坐了个腚蹲。

  “你…….你敢踢我!”孟广禄站起身来,低下头如同一只发狂的疯牛直接向赵本严冲了过来。

  “哼!”小兽医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轻轻闪身躲过,把身体让到一边,等胖子身体冲过,对准他的屁股又是一脚。

  “噔噔……”又是一个腚蹲,这下孟广禄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他虽然是傻了点,但还没蠢到家,知道斗不过人家于是撒泼打浑地骂了起来 。

  “小兽医你欺负我,抢我媳妇!你等着的,你等着我爸怎么收拾你的!”孟广禄坐在地上大骂着。

  “赶紧给我滚远点,以后再欺负我小果妹子,我就把你屁股踢开花!”赵本严举起脚来,作势又要踢他。

  “你等着我的,等着我的………”孟广禄见势不妙,赶紧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威胁着一边向远处跑去。

  “这肥子就是欠揍!小果妹子,你没事吧?”见孟广禄已经走远,小兽医走近徐小果想要安慰安慰她。

  “本严哥哥,幸亏你回来了呜呜呜………”少女如同见到亲人般,一头扎进赵本严的怀里呜呜的哭泣着。

  “没事,妹子没事了!”小兽医一边感受着女孩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肉体一边把徐小果让进了他那间小兽医站。

  “你咋跑我这门口来了?”赵本严搬了把椅子让女孩坐下问道。

  “我下午在地里摘了些新鲜的蔬菜,想给你送点过来,到了这却发现你家里没有人,琢磨着等你一会,结果就发现孟广禄那个家伙来了,我看他兜里揣了不少石头到你家门口,好像是要砸你家玻璃,我就上去阻止他!结果他一看到我,就对我毛手毛脚的…….幸亏你回来了……”小丫头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

  “原来是这样。

  ”赵(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本严心中暗道侥幸,肯定是孟大庆那个老王八蛋指使他那个傻儿子来砸兽医站的玻璃,如果我要是回来晚了,那果果还真有可能被那个白痴给侮辱了啊!赵本严偷眼望向徐小果,发现女孩已经停止了抽泣,不过身上衬衫的纽扣脱落了大半,露出里面宽大的棉线白色背心和微微隆起的前胸。

  似乎是发觉到,小兽医在偷看她,徐小果的脸上升起两团红云,略带羞涩地整理下自己刚才被胖子弄乱的头发,不过胸前暴露的春光似乎根本没想去阻挡。

  “难道这小妞子,还真把她爹说的那个婚事,当真事啦?那我岂不是艳福高照了吗?”赵本严有点得意地想着。

  “那个…..果果,刚才孟广禄那个胖子没伤到你吧?”“没有,他好像就顾着扯人家衣服了,还说…..还说要亲人家…….胸口”徐小果的脸色更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伤到就好,没伤就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本严哥哥,你医术那么高明,要不…..要不你帮果果检查一下身体吧?”女孩突然说了句让小兽医意外的话。

  “检查身体?”“是啊,晓华姐不是总找你检查身体吗?”女孩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调皮地一笑。

  “你是听谁说的我总给你晓华姐检查身体啦?”小兽医疑惑地问。

  “嗯,是二胖哥哥偷偷告诉我的!”“二胖这个该死的大嘴巴!”看着徐小果清纯又略带暧昧的笑容,赵本严的喉结动了动。

  “果果,你年龄还有点小啊,不太适合你晓华姐姐那种体检的?”犹豫了半天小兽医还是有点觉得不太妥当。

  “我还小啊?”少女生气地努着小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好多班上的女同学都偷偷和男同学去酒店玩了,上自习的时候她们还常常讨论谁的男友哪个大哪个时间长呢!你说我还小嘛?”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赵本严望着调皮的果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傻傻地陪笑道:“不小,不小了!”“那我也能让你检查身体吗?”徐小果满怀希望地看着赵本严。

  “嗯…..嗯………天色不早了,我先用单车带着你回去。

  你出来这么久,徐叔也该担心了。

  ”生怕搞出事端的小兽医干咳了两声敷衍了过去。

  “好吧……”一听赵本严说到自己的父亲,小果虽然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地点了点头。

  小兽医给徐小果找了件自己穿的上衣让徐小果披在身上,免得那件被扯开纽扣的衬衫让小丫头春风外泄了,到院子里骑上自己那辆老破二八的自行车。

  小果乖巧地上了他的后座,把饱满的胸膛贴到小兽医厚实的后背上。

  那两团丰盈的柔软贴在背上的感觉真好,小兽医歪歪扭扭地骑着他的破车好不容易把小丫头送回徐叔家。

  …….回到自己的小破兽医站,天色已经擦黑了,赵本严随便给自己做了点晚饭刚刚吃了几口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小赵神医在吗?小赵神医在吗?”一个娇媚的女声随之响起。

  “谁啊?”赵本严心中一动,这么晚了孟晓华肯定不会来了,果果那小丫头又刚被自己送回去,还能是谁呢?难道是那天被孟大庆下药的鑫月嫂子?自从那天之后他们两个就没再见过面了,每每想到那天那场精彩绝伦的初体验,赵本严的小腹又是一阵燥热。

  “来了,来了……是你?”打开房门,小兽医惊讶地看着门外的女子。

  “是我怎么啦?你以为是谁啊?”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妖娆二十多岁的美艳少妇,正媚眼如丝笑着对赵本严说着话。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苞米地里和村长孟大庆赤膊大战的娇妇胡二杏。

  “哈…..是二杏嫂子啊,没什么,我刚才还以为是别人呢。

  ”赵本严赶忙打着哈哈把胡二杏让进屋内。

  “二杏嫂子,这么晚了,到我这儿有什么事吗?家里的牲口病了吗?”小兽医给胡二杏倒了杯水,随后隔着桌子坐到了少妇的对面。

  “嗯…..不是啦,人家是有别的事找小神医你啦?”胡二杏饱含春水的一对杏眼紧盯着赵本严看个不停。

  “是吗?……有什么事啊?”小兽医心中暗自称奇,琢磨着莫非自己偷窥她和孟大庆偷情的事情被她发现了?“我听说呢,小赵神医你医术特别的高明,就连那个得了胃癌的徐国盛吃了两天你开的药,都能下地走了,现在全村人都说你是神医啊?”胡二杏笑颜如花地望着赵本严,滔滔不绝地说着。

  “嫂子,您就别和我客气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小兽医打断了少妇的夸奖。

  “那小赵兄弟,我想问问你,女人身子的病你能不能看得好啊?”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上门女婿的三姐妹)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我跟老公结婚不到两年,刚开始觉得他老实听话,因为我本人比较强势一点,所以觉得我家应该挺般配的,互补嘛。

    可是现在真的觉得他一点主见都没有,什么都等着别人来安排他,就像算盘一样,推一下就动一下。

  结婚到现在,家里的大事小事全是让我办,从买房子装修,到开店谈租金谈合作,全部是我一手操办,去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连个帮衬都没有。

    他这个人在外人面前性格特别木纳,在马路上向陌生人问路他都不好意思,可他在家里能说会道,很会狡辩,你说他哪做错了,马上就找到借口,可是他在外面有正事的时候,就像个木桩一样。

  这让我很受不了。

    现在总是在想,女人嫁人就是找个依靠,可我的依靠在哪,我现在倒成了老公的依靠,现在他觉得什么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好累。

  更可气的是他还很邋遢,刷牙洗脸,洗澡换衣服,这些还要别人督促他才做,不说他可以半个月不刷牙,内裤穿一个月不换,加上我本身有轻度的洁癖,我要是知道这些我是绝对不会跟他结婚的。

  老公不讲究卫生一靠近我就想吐该怎么办  我们到现在还没要孩子,因为我一直很纠结,如果有了孩子,以后家里家外,孩子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还要照顾他。

  因为不讲卫生,他每次张口说话都好重的口臭,一贴近我就受不了了,特别是他刚起床嘴巴臭的让我恶心想吐,以前我还会哄他说你要(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爱干净,要注意个人卫生,但是我现在是在没有耐心了。

    我也想离婚一个人过算了,可婚姻不是儿戏,我年纪也不小了,还没孩子,身体也不太好,在过个几年的话怕要孩子也生不出来了,再说我现在对婚姻已经失望了,就算重新开始也不一定会比这个好。

  我想我就这样凑活过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165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01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483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729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83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259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1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xyz/twd.aspx?3559.html